x
      (本文系知音网原创,未经许可请勿转载)   小时候,我很讨厌他。从我见到他的第一天起,就对他充满敌意和警惕。因为,他是我继父。   其实,我很渴望父爱。我的亲生父亲在我出生不久后,就跟母亲离了婚。具体原因母亲一直不肯细说。童年时代我最大的梦想,就是有一天父亲能衣锦还乡,把我和母亲风风光光地接走,好让曾经讥讽嘲笑过我的小伙伴们羡慕嫉妒。   我相信父亲的离去一定是有苦衷的,总有一天他会突然现身,解救我们于危难中。他一定是长相英俊,气度不凡,有健壮的身体,温暖的臂膀,最重要的是,他一定非常非常爱我。我恨不得把记忆中所有关于父亲的溢美之词都堆砌到他的身上。可是我的父亲呀,他怎么还不出现呢?   当母亲把我领到继父跟前时,我的幻想彻底破灭了。那是个瘦矮的男人,皮肤黝黑,不苟言笑。他还是个残疾人,一条腿瘸了,走路一拐一拐的,看起来非常狼狈!   那年我10岁,和母亲一起搬进了继父那套老房子里。屋子不到60平米,很拥挤的两室一厅,还有另一个小男孩——继父妹妹的儿子方星星。继父让方星星搬到客厅,腾出小房间给我住。方星星与我同龄,他的父母常年在广东打工,据说日子也过得清苦,就把他托付给无儿无女的哥哥。继父没结过婚,他开了间小卖部,收入也还算稳定。母亲嫁给他后,他们又在小卖部旁做起了早点摊,生意也不错。   我曾问母亲,怎么会嫁这样一个男人。母亲说:“他勤劳善良,对我又好,是个好男人。”勤劳这点不可否认。自从跟着继父过日子,我们的生活不再拮据,我每个月都有新衣服和零用钱。但我怎么也看不出继父善良。他几乎不笑,好像也没什么事能让他开心。他平时沉默寡言,一旦我做错事,他便毫不留情地批评。   我跟他没有血缘关系,他自然不会对我太友善。可我发现他对自己的外甥也是这种态度,甚至,比对待我还糟糕。方星星的老师说他考试打小抄,继父得知后对他一顿痛打,并教训道:“宁可考零分,也不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!”他好像并不在乎我们会不会读书,而是强调我们做人要“走正道”。   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想不明白。继父是个瘸子,为什么大家都怕他?不光是我和方星星,周围的邻居对他也是客客气气的。邻居们之间有矛盾争吵,只要他站出来讲话,大家都不敢吱声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   方星星为我解答了这个疑惑。原来,继父年轻时是小混混,为此,他还坐过牢。当时他没瘸,因为经常打架、吃牢饭,所以没有女人愿嫁给他。在一次严重的斗殴事件中,他的腿残废了,差点连命都丢了。从此,他幡然醒悟,解散了“小团体”,正正当当地自谋生路。因为他讲义同城网关闭分站点气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经常接济一些贫苦人,所以大家打心眼里敬佩他。   继父对我们严厉,可对母亲总是和颜悦色,看得出来他很爱母亲。他从不仗着自己腿脚不便,就要我母亲端茶倒水。相反,有好多次,我偷偷地看到,他帮母亲捶背按摩,母亲则一脸幸福的模样。即便如此,我还是不喜欢他,我从未开口叫过他“爸”。他好像也不在意,并没因此为难我。   初中毕业后,继父送方星星去读外地职校,让我去读高中。我也想去读职校,早点脱离家庭。他态度强硬,非要我去读高中,我跟他翻脸了:“你又不是我爸,还想控制我的人生!”母亲很生气,第一次打了我。我哭着想要离家出走,却不知道该去哪里。我心中更加憎恨继父,更加想念我那从未谋面的父亲。   最后,我还是屈服了。高考结束后,我被外地的一所大专院校录取。我出发那一天,母亲躲在房间里抹眼泪,继父帮我提行李下楼。我嚅嗫着说:“你那腿脚,就别送了,好好照顾我妈。”他望着我,竟然红了眼眶。火车上,我发现继父悄悄在我行李中又塞了几千块钱。   大学毕业后,我在外边漂了几年。我从没想过要回家,直到母亲突然病重。病榻上,她满脸沧桑,朝我露出虚弱的笑容,我的眼泪决堤而出。我害怕母亲就这么离我而去,我一个亲人也没有了。我把所有的怒气,都发泄在继父身上。我怪他没能力照顾好母亲,是过度的辛劳导致了母亲的病痛。继父沉默着,一声不吭。其实我知道,我错怪他了,他对母亲可谓尽心尽力,反而是我这个做女儿的,没把母亲挂在心上。可我只能迁怒于他,来减轻自责和内疚。   我对母亲说:“我想找我亲爸,你病成这样,他知道了肯定来看你!”母亲却很生气,她第一次郑重地提起了我的亲生父亲。原来,父亲当年跟她离婚,完全没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,而是他的情人也怀孕了。她生了个女儿,那女人生了个儿子!那一瞬间,我理想中的父亲形象轰然崩塌。他就是个重男轻女的人,他抛弃了我们母女!我不住地流眼泪,怎么也不相信这个事实。母亲扔给我一个地址,说如果没搬家,我生父就住在那里。原来,他并没有跟我相隔万里,他就住在这微信约文爱怎么开头个城市,却不肯来看我!他,根本就不愿认我这个女儿!   母亲的病情一天天加重,方星星也从外地赶回来一起照顾她。我们聊起继父,他感慨:“现在懂事了,我才明白他真是个好人。”他说,继父让他离家去外地读职高是因为他是男孩子,早点去社会接受锻炼,对他有好处;而我是女孩子,太早自食其力会让我走很多冤枉路。这些话是当年继父跟他说的,我心里突然很感动。方星星还说,他父母从没给过继父一分钱,继父却无私地供他读书生活。   母亲葬礼那天,下着很大的雨。送别的亲人都渐渐离开,继父捧着母亲的两件衣服愣愣地站着,不肯离去。他把衣服抱在怀里,像抱着珍宝,许久后才步履蹒跚地走进雨中。他那一瘸一拐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街角时,我情不自禁地叫了他一声“爸”。我用了二十年的时间,才明白亲人的可贵,无关血缘,只在情义。   (责任编辑:zxwq)

    猜你喜欢: